2017年7月11日 – 超强动力,制霸十年无人能比:A. Lange & Söhne Lange 31推出18K白金表壳灰色面盘款式


ALS_130_039_Front_WideShot-750x499

发明因需要而诞生,对倚赖发条动力运行的手表而言,上鍊一直是不得不的麻烦,於是自动上鍊手表、石英表被发明出来。然而,对固守机械表领域的製表师而言,无论是手动上鍊或是自动上鍊,长日鍊手表始终是表界持续创新的热门话题。毕竟,追求动力的欲望始终存在人类的内心深处,就像引擎的怒吼声总是让人血脉喷张一样。对製表师而言,追求充沛动力的理想当然存在,只是他们不仅必须和空间有限的现实妥协,更得服膺腕表讲求稳定和均匀的準则。

Lange_31-640x744

自2007年发表以来,近十年间,朗格的Lange 31是第一款亦是唯一一款动力储存长达31天的机械腕表,至今没有其他表款能出其右。

2000年,Patek Philippe推出内载Cal.28-20/220机芯的十日鍊手表Ref.5100,鐘表界一场关於动力储能和输出的竞赛於焉开始,几乎每个厂家都推出有七日和八日鍊的手表。动力储能到底有没有界限?当很多表迷开始思索这样的问题的时候,A. Lange & Söhne在2007年推出了动力储能达到31日(744小时)的Lange 31手表,它将会世上一次上鍊能运行最久的手表,但它也会是表界追求储能的究极之作吗?

Lange_31_5-640x905

Lange 31全新款式,配备18K白金表壳与灰色面盘

近十年过去了,朗格的Lange 31至今仍是第一款、亦是唯一一款动力储存长达31天的机械腕表,至今没有其他表款能出其右。Lange 31内置的专利恒定动力擒纵系统,可持续提供均匀扭力。这个巧妙装置设於主发条盒和走时轮系之间,精準无比。在2017年日内瓦国际高级鐘表展(SIHH)上,朗格率先呈献全新18K白色黄金与灰色表盘设计的Lange 31,并限量发行100枚。

Lange_31_6-640x905

Lange 31是第一款、亦是唯一一款动力储存长达31天的机械腕表,自蓝宝石水晶玻璃底盖可见到其搭载的 L034.1机芯,以及利用螺丝把来上鍊的特殊上鍊装置。

Lange 31配备直径45.9毫米的18K白色黄金表壳和精緻的灰色表盘,乍看之下难以察觉手动上链机芯的强大动力。只有大型动力储存指示上端的白色数字「31」以及朗格大日历显示下方的细小字样,才稍稍露出端倪,揭示机芯完全上链后,腕表可运行一整个月。為机械腕表注入744小时动力储存,本身已是一大技术挑战,而要确保运作由始至终保持精準,更是难上加难。

L034.1

Lange 31搭载的L034.1手上鍊机芯

理论上来说,你可以打造出一只动力储能达到365天的手表,只要你的发条盒够多够大,发条够长、够强、够有力。然而,动力强悍和动力输出平稳持久是两码子事。就像Pirreli所说的:「光有动力就像暴虎冯河,如果你不能让引擎上路,再强的引擎也不过是废物」。製造出能容纳三十一日运行动力的发条很困难,但要节制发条输出的动力和扭力,达成精準计时的曲线更难。A. Lange & Söhne為Lange 31製作出重叠的两个25毫米直径的发条盒,其内各有一条长达1.85公尺的发条,是一般手表发条的五到十倍长度。发条的动力足以推动齿轮运行一个月了,但是如何能驾驭这强悍的猛兽,让31日的2,678,400秒鐘,每一秒的滑移都均匀平顺呢?

Lange_31_4-640x886

Lange 31腕表所搭载的L034.1机芯,其发条长度达1.85米。

A. Lange & Söhne的解决方案是被称為Remontoire「恒动力装置」的古老方法。一只手表精準计时的关键有二,其一是发条提供行轮系和指针运行的动力,其二则是优良的擒纵系统可以一致而平顺地传输并节制这样的动力。為了确保无论发条是上满或是即将储能耗尽时,由发条鼓传送到擒纵装置的动能都能随时保持恒定,早在15世纪的鐘楼时代,Jobst Bürgi就发明了名為remontoire的「恒动力装置」,确保发条无论是上满或是即将储能耗尽时,由发条鼓传送到擒纵装置的动能都能随时保持恒定,以增进计时的精準度。而Lange的始祖Ferdinand Aldoph Lange,也早在1866年左右就发明过自己的擒纵型恒动力装置。到了近代,因為发条材质和製作技术的演进,这项设计也因為失去必要性而逐渐被捨弃遗忘了。一直到F.P Journe在1999年发表了Tourbillon Souverain陀飞轮手表,利用remontoir装置来进一步改善发条动力传输的一致性,才又引起世人的重视。

L034.1_3

Lange 31搭载的L034.1机芯,可见到其恒动力结构与擒纵。

经过几个世纪的发展,有两种remontoir装置被发展出来,一种是所谓的「行轮系」恒动力装置(Train Remontoires),另一种是「擒纵系」恒动力装置(Escapement Remontoires)。两者基本上都是将一个恒动发条(spring)或弹簧片(blade),装置在行轮系或是擒纵装置之内,藉以调节发条鼓的动力。F.P Journe的Tourbillon Souverain恒动力陀飞轮属於Train Remontoir,其调节器採用弹簧片设计,它能每一秒蓄积来自发条盒的能量,再平均将能量输送至陀飞轮擒纵装置上。DeWitt所发表的另一只Academia Tourbillon Constant Force也是,不过它的调节器则由一个位於陀飞轮笼架和第三番车之间的恒动器发条和四个惯性摆重金属组成。

normal_FPJ Remontoire Patent

FPJ的陀飞轮横动力装置属於Train Remontoire,其恒簧片装在行轮系间

你可以说Lange 31所搭载的L034.1三十一日鍊机芯并非无中生有的原创发明,而是存在已久的智慧再昇华,但这的确是天才才能构思出来的完美方案。A. Lange & Söhne发现Remontoire装置的设计概念正好可以作為一种完美的缓衝器,将L034.1充沛无比的双发条盒动力调节為绵延不绝的平稳输出。Lange的Remontoire在设计上属於Escapement Remontoire,独特设计的槓桿、齿轮、一个近似三角形的凸轮和一个装置在第四轮上的发条,构成了恒动装置的主要部份。这个恒动力调节器每十秒蓄积一次来自主发条盒的动力,再平均将能量经由架在轴承桿上的恒动星轮输送至擒纵装置上。於是,可连续运行达三十一日的强大动力被驯服為具有一致扭力和振幅的力量,準确地计数著每一秒。

Lange Remontoire

Lange 31的恒动力装置属於Escapement Remontoire,上图可见到其三角凸轮、恒动装置弹簧,以及独特造型的槓桿和齿轮。

Lange 31具有时、分、小秒针、大日期视窗和动力储能显示,内载L034.1手上鍊机芯,由406个零件组成,其製作保有朗格德国银基板、黄金套筒、蓝钢螺丝和鹅颈式微调等特色。為容纳L034.1直径达25毫米的发条,Lange 31的表壳直径达到46毫米,厚度也达15.9毫米,是Lange目前最大的手表(大小约相当於IWC的Big Pilot手表)。表径虽大,但是朗格的工程师仔细依人体工学设计弧度,佩戴起来相当舒适。

关於朗格
德累斯顿製表师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於1845年创立自己的製表厂时,同时亦為萨克森的製表业奠下基石。他所製作的精準怀表依然备受世界各地的收藏家所追捧。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朗格的百年基业遭遇东德政权的充公没收。创办人的曾孙瓦尔特朗格(Walter Lange)把握机遇,於1990年开始朗格复兴之路。时至今日,朗格每年仅出品数千枚代表最高品质的金质或铂金950腕表。全部搭载由手工精心修饰并组装的独家机芯。自1994年起,朗格研发出59款表厂自製机芯,并雄踞世界高级腕表品牌的领导地位。品牌的标誌表款,如在一般腕表中配备首款大日历显示的LANGE 1、具有精準跳字装置的ZEITWERK,均為朗格的代表作。具有精密复杂设计的LANGE 1 TOURBILLON PERPETUAL CALENDAR、ZEITWERK MINUTE REPEATER、TOURBOGRAPH PERPETUAL “Pour le Mérite”展现出朗格於製表技艺上力求完美的决心。


任何公司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部分或全部,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特此声明。

表友天下 名表管家 – 广州友名堂展览服务有限公司

2017年6月27日 –  探讨世界趋势:朗格 X 汤玛斯‧佛里曼


S__16424969-750x499

当人们拿著手机,快速地滑动萤幕以收发更多资讯的同时,世界的脚步也正在飞快前进。这股力量不受任何一个人的控制,却是每一个人都必须面对的课题。对於鐘表產业来说——尤其是讲求以时间换取精湛工艺的高级品牌——当然也是挑战。所幸,总有如普立兹新闻奖得主汤玛斯‧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等一流人物,為世界的趋势提出精闢的看法;所幸,还有如A. Lange & Söhne朗格这般顶级的品牌,坚持提供深具传统工艺与价值的计时作品。

S__16424971-640x959Thomas L Friedman汤玛斯‧佛里曼
犹太裔美国新闻记者,《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曾获三座普立兹奖,撰有《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世界又热又平又挤》(Hot, Flat, and Crowded)、《我们曾经辉煌》(That Used to Be Us)等著作,这次访台论坛上则是分享新书《谢谢你迟到了》(Thank You for Being Late)中对於世界趋势的观察与见解。照片提供:远见杂誌。

昨日(6月22日),三度获得普立兹新闻奖的《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汤玛斯·佛里曼受远见杂誌之邀,於新北市政府為其新书《谢谢你迟到了》(Thank You for Being Late)主办的访台论坛发表他对世界趋势的看法。关於这个议题,其实各个產业、领域的佼佼者都很有兴趣,因此论坛上也可见如台达电、美国高通公司(Qualcomm Incorporated)、UBS瑞士银行以及朗格、金生仪鐘表等赞助厂商。

S__16424970-640x426(左起)瑞银集团台湾区总经理陈允懋、A. Lange & Söhne总裁Wilhelm Schmid、汤玛斯·佛里曼、台达集团创办人暨荣誉董事长郑崇华、科技部长陈良基、美国高通公司总裁Derek Aberle以及远见‧天下文化事业群创办人兼董事长高希均,於远见Taipei Forum 2017汤玛斯‧佛里曼访台论坛上同台合影。照片提供:远见杂誌。

佛里曼这本新书的内容,在於探讨如何面对眼前的加速时代。这个时代从2007年开始,也就是贾伯斯发表了第一支iPhone、Amazon推出电子书阅读器Kindle、Airbnb的概念萌芽、Twitter成立独立营运的公司,以及2006年9月26日Facebook开放年满13岁持有email帐号的人註册之后,為世界带来巨大改变的那一年。当时人们或许没有意识到生活将受手机、平板及各种不提供内容的平台的重大影响,包括佛里曼自己。如今面对如颶风般强大的浪潮,佛里曼表示,人们不应该筑一道墙把自己围起来,以為能够得到绝佳的保护;而是要站在风眼,停下来;因為「按下电脑的停止按钮,它会停止运转;但按下人的停止按钮,人才会开始思考。」

JRY_1814-640x428Wilhelm Schmid於论坛上述说朗格作為一个高级製表品牌,所坚持、传达的工艺与价值。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也非常有道理的说法,不过提出的人并非佛里曼,而是他的良师益友多夫·赛德曼(Dov Seidman,LRN顾问公司执行长)。佛里曼真正提出的,是现今影响世界的三大力量:市场(Market)、大自然(Mother Nature)以及摩尔定律(Moore’s Law),又称3M。其中摩尔定律更是倍数增长的速度,影响人类科技的发展。当科技运用於鐘表產业,零件的生產及部分组装都可自动化,甚至採用3D列印技术,為高级品牌製作表款模型。A. Lange & Söhne总裁Wilhelm Schmid表示,朗格也採用先进的科技製作表款模型,也採用新一代的行销方式(於SIHH期间使用Facebook直播),3M的力量当然影响著品牌。

ALS_Assembly_Saxonia_Balance_01_a4-640x452无论世界趋势為何,朗格依旧会坚持品牌的文化、传统以及精湛的製表工艺。

然而朗格并不会因為快速变迁的世界改变品牌的文化;不会因為有了先进的製表技术捨弃传统的工艺;对於品质的坚持依旧,对於同事的情谊与顾客的承诺也不会改变。当然,有部会改变的原则,也会有必须改变的策略。如同佛里曼说的,面对今日的局势,人们应该站在暴风眼好好思考,甚至将周遭强大的风力化作自身的力量;朗格也在坚守传统製表的价值下,赶上数位化的浪潮。

S__16424968-640x426论坛上,Wilhelm Schmid以「有谁至今仍佩戴机械腕表?」的问题与听眾互动,而坐在他身旁的佛里曼先生也与Schmid一起举起左手。而同时间,面对台下前排好几位举手的重要贵宾,Schmid也笑著表示:我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工作了。

对於製作精準时计的鐘表品牌来说,迟到(being late)当然不是值得鼓励的好事。但放在佛里曼新书的书名之中,恰到好处。它的由来,是那些与佛里曼约定好时间、却因為「交通阻塞」、「闹鐘没响」、「孩子生病」⋯⋯等理由而迟到的人们;但佛里曼反过来谢谢他们,因為对方迟到,才让自己有时间思考。正如他的良师益友赛德曼所说:按下停止按钮,人才会开始思考。或许,鐘表產业也应该适时停下来,思考短期销售之外的,长远未来。


任何公司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部分或全部,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特此声明。

表友天下 名表管家 – 广州友名堂展览服务有限公司

2017年5月19日 – 考验新晋人才   朗格主办新一届国际制表比赛


来自七个国家的八位年轻制表师角逐今年的“朗格奖学金及杰出制表奖”(F. A. Lange Scholarship & Watchmaking Excellence Award)。2017年5月初,一众参赛者在格拉苏蒂镇和德累斯顿了解朗格制表艺术,并获悉比赛项目。今年的比赛项目包括研发整时器式机芯,作为奖金的10,000欧元将于12月颁发。

 

参赛者参观制表工坊。


朗格自2010年起便为年青制表师主办全球性的竞赛。在朗格CEO Wilhelm Schmid心目中,举办比赛源于品牌矢志于培养人才的悠久历史。他如此解释道︰“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掌管品牌时,十分重视鼓励年轻人才的发展。这一点对我们也同样重要,因为我们可藉此让精密制表工艺更上层楼。”

此外,紧凑的比赛行程亦令来自全球制表学院的参赛者能进一步了解朗格。Wilhelm Schmid表示:“所有参赛者都可在赛后得到深刻体验并汲取丰富灵感。”

一如过去数年,比赛分成多个阶段进行。新一届在今年初展开,30多间制表学院收到参赛邀请。各学院提名参赛者,并甄选出其中八位制表师,他们其后于2017年5月2日至6日造访德累斯顿和格拉苏蒂镇。参观旅程的活动范畴广泛,除了到访厂房外,他们亦尝试了不同制表部门的工作,内容以工艺为主。在雕刻师、修饰师、制表师的专业监督下,年轻参赛者掌握了“tremblage”雕刻、倒角抛光、环纹修饰等特殊技巧,同时也尝试了组装朗格机芯:这项任务由于处理德国银制零件需相当谨慎,即使对经验丰富的制表师来说也是个重大考验。

今年旅程中的焦点环节一如往届——由朗格产品研发总监Anthony de Haas宣布比赛任务。参赛者有六个月时间设计、组装整时器式机芯。为此,大会将提供ETA机芯作为基础。Anthony de Haas如此说明整时器设计的特征︰“这类腕表的典型特色在于分隔的时、分、秒显示,因而亦为参考时间用的基准腕表。”以前,整时器用于为其他腕表调校时间,主要功能为于主表盘上精准显示分钟,确保时间同步无误。两个分隔的小表盘显示小时、秒钟。Anthony de Haas解释道︰“我们鼓励参赛者自由演绎,不必受过往的设计所束缚。”

由专家组成的评审团将于11月评核所有作品,并于12月公布得奖名单。



参赛者与行政总裁Wilhelm Schmid于朗格家族的大宅前留影


在修饰工序部门悉心观察


介绍不同修饰技巧的工作坊


抛光和雕刻工作坊


展示朗格系列腕表


遊览德累斯顿市


Anthony de Haas说明比赛任务


任何公司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部分或全部,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特此声明。

表友天下 名表管家 – 广州友名堂展览服务有限公司

2017年1月18日 – 经典制表典范,朗格第五款Pour le Mérite杰作


 

A. Lange & Söhne 朗格“Pour le Mérite”系列的第五款杰作集合芝麻链传动系统、陀飞轮、计时码表、追针功能和万年历五项复杂功能。这些复杂装置的结合使Tourbograph Perpetual “Pour le Mérite”化身成无与伦比的制表杰作。

1484622344446

Tourbograph Perpetual “Pour le Mérite”

1994年10月,朗格推出新时代的首个腕表系列,包括充满传奇色彩的TOURBILLON “Pour le Mérite”,那是品牌第一款配备陀飞轮和芝麻链传动系统的腕表。2005年,两项精制复杂装置合二为一,TOURBOGRAPH “Pour le Mérite”问世,此款腕表更配备具有追针功能的计时码表,成为当时表厂设计最复杂的作品。

如今这款全新机芯则设有第五项复杂装置。研发期间,在Tourbograph Perpetual “Pour le Mérite”内装配万年历,为萨克森表厂的工程师带来非常艰巨的挑战:一方面要令各项装置互动时保持协调一致,另一方面要防止机械组件间产生抵触或不必要的动力流失。在这个研发项目中,万年历必须安装于陀飞轮附近;然而,由于可用的机芯表面仅约三分之二,因此重新设计基本机芯便变得不可或缺。与此同时,制表师亦并不希望显著增加机芯的厚度。

经典概念

Tourbograph Perpetual “Pour le Mérite”是经典制表的典范:其特色涉猎设计以至机械等各个领域,彰显完美技艺。表盘本身反映出传统的计时方式。阿拉伯数字、火车轨分钟刻度、蓝钢指针、18K黄金镀铑日历指针,以及小表盘的三叶草式排列,一同向经典的朗格怀表致意。传统与技术细节相互融合,如计时码表的导柱轮控制系统、追针装置和螺丝摆轮。典型品质亦一览无遗,如悬挂陀飞轮框架的两颗钻石端石,以及经镜面抛光的陀飞轮桥板。直径43毫米的铂金950表壳,进一步展现这件腕表杰作的高贵气质。

1484622344634

万年历

全新L133.1型表厂自制机芯由684个零件组成,其中206个零件构成指针式显示的万年历。万年历可于2100年前正确显示每个月的天数。直至2100年,才需在二月的最后一天校正。完成后,日历将再次于下一个世纪中准确显示。此外,腕表设有三个小表盘。18K黄金镀铑指针标示出12时位置的日期显示和9时位置的星期显示。3时位置则一并显示月份和闰年。指针式日期显示的上半部分同时设有月相显示,其精准度长达122.6年,而深蓝色圆盘由实心18K金制成。在研发设于陀飞轮附近的日历模组时,节省空间是一大考虑要点。

具追针功能的计时码表

极为复杂的计时码表及相关的功能互动,一直是位于萨克森朗格表厂的重要技艺。除了表冠外侧的两枚计时按钮,设于10时位置的第三枚按钮亦引证Tourbograph Perpetual “Pour le Mérite”位于顶级追针计时码表之列。佩戴者可透过蓝宝石水晶底盖详细鉴赏追针装置的迷人功能。两个导柱轮精确控制镀18K金计时指针和蓝钢追针。在完整转动一圈期间,9时位置的30分钟积分盘可按需要进行多次分段计时。

万年历与追针计时码表的组合十分罕见。确保动力的稳定更是项极具挑战的工作。精巧的机械设计使数项功能得以同时操作,如在午夜推进日历指示期间,可同步使用秒表功能。组装这种机芯必须具备丰富经验和灵巧手艺,方能调整和协调各个装置。

一分钟陀飞轮

陀飞轮和芝麻链传动系统的完美互动,可抵消机械机芯中的两大具干扰力的现象:地心引力和逐步减弱的游丝动力,从而提高速率的稳定性和精确度。Tourbograph Perpetual “Pour le Mérite”内置的L133.1型机芯,已是朗格第十款结合精巧传动系统的机芯,成功克服引力难题。表盘上的陀飞轮桥板经传统黑色抛光处理,此复杂的修饰技术首度应用于弧形表面,为工匠带来新挑战。

1484622344806

朗格表厂自制L133.1型机芯

芝麻链传动系统

朗格致力研发机械机芯的智能动力管理系统,藉此补偿无可避免的主发条盒扭力流失,成果包括三种不同的恒定动力擒纵系统,以及在1994年首度搭载于腕表上的芝麻链传动系统。“Pour le Mérite”之名源于普鲁士时代的卓越科学荣誉,所有冠以此名的腕表皆享有上述技术特征。根据杠杆原理,主发条的动力会经由芝麻链连接发条盒的宝塔轮,以巧妙方式把恒定动力传送至机芯之中。宝塔轮内的行星齿轮系统确保腕表上链时,由主发条盒传至擒纵系统的动力不会中断。这个精致而坚固的装置不论在设计、制作、修饰和装配方面均一丝不苟。

完美设计,一丝不苟

Tourbograph Perpetual “Pour le Mérite” 铂金950款式限量制作50枚。表厂自制机芯的修饰符合萨克森制表技艺的最高标准。蓝钢螺丝、螺丝固定黄金套筒、由未经处理的德国银制造饰有格拉苏蒂罗纹及鳞纹的桥板和夹板,以及手工雕刻计时桥板,与各个经典复杂装置相互辉映。

1484622344931

1484622345165

Tourbograph Perpetual “Pour le Mérite”技术参数

型号:706.025

机芯:朗格表厂自制L133.1型机芯,手动上链,符合朗格最严格的品质标准,手工精心修饰并组装;五方位精密调校;夹板和桥板由未经处理的德国银制造;手工雕刻计时桥板

机芯零件:684(芝麻链计作一项零件);芝麻链零件:636

宝石轴承:52,包括2颗钻石端石

螺丝固定:黄金套筒6

擒纵系统:杠杆式擒纵系统

振荡系统:抗震螺丝摆轮,自制摆轮游丝,振频可达每小时21,600次

动力储存:完全上链后可维持36小时

功能:时、分显示;陀飞轮附芝麻链传动系统;具追针功能的计时码表;附日期、星期、月份及闰年显示的万年历;月相显示

操作元件:表冠用于上链与设置时间,位于2时和4时位置的两个按钮用于操作计时码表, 追针按钮设于10时位置;独立隐藏式按钮可推进日期、星期、月份和月相显示

表壳尺寸:直径43.0毫米;厚度16.6毫米

机芯尺寸:直径32.0毫米;厚度10.9毫米

表壳:铂金950

表盘:实心银,银灰色

指针:蓝钢时针、分针、追针和积分盘指针;镀18K金精钢计时指针;18K黄金镀铑日历显示

水晶和底盖:蓝宝石水晶(莫氏硬度9)

表带:手工缝制鳄鱼皮表带,黑色

表扣:铂金950折迭表扣

限量版:50枚


任何公司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部分或全部,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特此声明。

表友天下 名表管家 – 广州友名堂展览服务有限公司

2017年1月18日 – 朗格名誉主席瓦尔特·朗格逝世  享年92岁     来源:腕表之家

2017年1月16日晚,朗格名誉主席瓦尔特·朗格(Walter Lange)先生在德国逝世,享年92岁。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瓦尔特·朗格先生的家族制表业务毁于一旦。1990年,随着柏林墙的倒塌,朗格表重新成立,并在短短数年后(1994年)发布了近半个世纪以来的第一批全新朗格腕表。朗格品牌历史就此改写。
201701171484656436598对于制表行业,今天是悲伤的一天。如果没有瓦尔特·朗格先生,我们就没有欣赏Lange 1、Datograph、乃至众多其他现代制表行业标志系列型号的幸运。瓦尔特·朗格先生温和可亲,总会在世界各地参加庆典活动、收藏家聚会和重点新品发布会。这是瓦尔特·朗格先生错过的第一届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沙龙(SIHH),相信每一位高级制表爱好者都很想念他。


任何公司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部分或全部,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特此声明。

表友天下 名表管家 – 广州友名堂展览服务有限公司

2016年12月21日 – 映照传奇 LANGE 1与自动上链款式LANGE 1 DAYMATIC


将LANGE 1与LANGE 1 DAYMATIC放在一起时往往令人产生“镜像”般的错觉。看似相对称的两个表盘,实质存在微妙差别,更暗藏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制表概念。

2016111810142761143LANGE 1 DAYMATIC和LANGE 1 18K玫瑰金款式

LANGE 1配备手动上链机芯,而LANGE 1 DAYMATIC则搭载自动上链机芯。两种设计各有拥趸,手动上链重在“意识”,而自动上链则如“潜意识”一般。LANGE 1吸引重视传统上链习惯的“正统主义者”,而LANGE 1 DAYMATIC则往往是“实用主义者”之选,讲求使用之便利性。每当拉起衣袖,轻轻一瞥腕表,他们会最先看到表盘右边的时间显示。这对于大多数左手佩戴腕表的人士而言尤其方便。

两种上链概念之间还有另一不同之处。手动上链的LANGE 1备有三天动力储存指示,非常实用。这项指示设于朗格大日历显示和小秒盘之间的右侧,设计以朗格经典的UP/DOWN指示为蓝本。如经常佩戴自动上链腕表,此项信息则并非必要,因动力储存一般会基于佩戴者活动频率,维持在中间至较高的水平。为此,LANGE 1 DAYMATIC转而以逆跳星期显示与大日历显示互相辉映。在午夜后,指针会推进一格。当由星期日过渡至星期一,指针会再次跳回底部,重新开始逐日推进的过程,直至触及顶端的刻度。

2016111810142790009近乎镜像的两个表盘设计

两个型号的偏心表盘皆拥有完美比例,结构和谐,优雅迷人。大日历显示的中央、动力储存指示及星期显示的心轴,以及小秒针心轴位于同一直线。这条直线亦是等腰三角形结构的底线,其顶端与主表盘的中央相接。


任何公司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部分或全部,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特此声明。

表友天下 名表管家 – 广州友名堂展览服务有限公司

2016年12月14日 – 2016年朗格杰出制表奖结果公布


朗格第七届新晋制表师国际大赛早前圆满结束,本届赛事的任务极具挑战,制表师提交的作品亦满载惊喜,前所未见。今年,来自法国的Tanguy Huret脱颖而出。他于2016年12月7日在格拉苏蒂镇举行的国际新闻发布会上,同时获颁奖项及10,000欧元奖金。

1481505221812

法国参赛者Tanguy Huret

今年的挑战是建构并制作完整的日历显示。来自法国、瑞典、芬兰、美国、日本和德国的八名年轻制表师一同角逐殊荣,他们在五月初抵达德累斯顿和格拉苏蒂镇,在朗格表厂度过了忙碌的一周以准备赛事。他们需于六个月内完成任务,挑战基本理论和实践方面的难题。

1481505224328

本年度得奖作品:由Tanguy Huret设计的年历显示

在十一月下旬,专业评审团开会评估每件参赛作品。评审团成员包括品牌创办人瓦尔特‧朗格(Walter Lange)、朗格产品研发总监Anthony de Haas、钟表专家兼记者Gisbert L. Brunner和Peter Bran,以及德累斯顿数学物理沙龙总监Peter Plaßmeyer博士。评审团最终达成一致决定:法国参赛者Tanguy Huret的作品完全符合此次比赛的四大标准:原创性、技术功能、工艺品质和美学运用。

1481505225546

法国参赛者Tanguy Huret

评审团更表示这是历届最优秀的作品。25岁的Tanguy Huret来自法国西岸,是一名制表学生,现于莫尔托(Morteau)的Edgar Faure综合中学接受培训,其作品远远超出比赛要求。他设计的作品展示出了精湛技术,年历显示准确结合不同月份的长度,三个叠置表盘亦缔造出独特的美学效果。

1481505224781

专业评审团(左至右):Gisbert L. Brunner、Anthony de Haas、
瓦尔特‧朗格、Peter Braun、Peter Plaßmeyer博士

由于参赛作品极为出色,评审团首度决定一并公布亚军和季军名衔。来自芬兰Espoo制表学校的Ville-Veikko Koski,凭原创的圆柱形日期显示和卓尔不群的工艺水平获得评审团的青睐。来自日本东京Hiko Mizuno珠宝首饰设计学院的Masakazu Arafuka,从德累斯顿森帕歌剧院的五分钟数字钟汲取灵感,制作出融合创新方式和结构的鸣响机芯,赢得评审委员的赞誉。

1481505225125

由Tanguy Huret、Ville-Veikko Koski和
Masakazu Arafuka设计的三件得奖作品(左至右)

在2016年12月7日于格拉苏蒂镇举行的国际新闻活动上,朗格总裁Wilhelm Schmid和品牌创办人瓦尔特‧朗格向大奖得主颁发10,000欧元奖金。Wilhelm Schmid在贺词中颂扬作品的构建美学、功能和技艺,并强调这项比赛对朗格而言非常重要:“第七届朗格杰出制表奖的优秀得主及非凡作品,再次引证高级制表的热情传遍世界各地,新一代制表师亦不断努力,延续制表传奇。此大赛同时彰显朗格对年轻人才的支持。”


任何公司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部分或全部,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特此声明。

表友天下 名表管家 – 广州友名堂展览服务有限公司

2016年12月12日 – [ SIHH新品预览 ] Lange 1 Moon Phase,日夜相伴的月亮


2002年面世的Lange 1 Moon Phase,加入广受欢迎的天文复杂装置,为 A. Lange & Söhne 朗格这个优秀的腕表系列带来一番新气象。继Lange 1 后,此款腕表现备有全新机芯,更以崭新真实的方式,把月相显示和日/夜指示结合起来。

1481173963221

朗格表Lange 1 Moon Phase

第一艘太空船登月至今逾50载,然而我们尚未能完全揭开这颗星球的神秘面纱。时至2016年,科学家也无法确切解释月亮的起源。月球是最接近我们的天体,其奥秘往往叫人深深着迷,而与之相关的月相显示,更成为令人梦寐以求的天文复杂装置之一。此显示准确追踪平均为29天12小时44分3秒的月球周期,且每隔122.6年才仅与真实朔望月周期相差一天。

月相显示的布局建基于崭新而实际的概念。独立呈现的实心18K金月亮沿 表盘上的前景环绕轨道运行。其背面是同样由实心18K金制成的天体圆盘,每24小时转动一周。在圆盘上,光线的干涉效应令蓝色变成多种色调,以代表一天中的不同时间。白天呈现没有星星的明亮天空,晚上则描绘黑暗天际,与激光切割的星星形成鲜明对比。如此,月亮总是围绕现实背景运行,更在设定腕表时兼作日/夜指示。

1481521108781

配备月相显示的第二十款朗格机芯,以两年前推出的LANGE 1机芯作蓝本,性能相同。当中包括独特的双发条盒和精确瞬跳大日历显示,动力储存长达72小时。Lange 1 Moon Phase亦设有擒纵系统,附设凸轮固定摆轮和自由摆动的朗格游丝。系统悬垂于手工雕刻摆轮夹板下方,每小时振动21,600次。

1481521108921

1481521109109

L121.3型自制机芯巧妙装配月相显示的70枚零件,其尺寸仅略为大于LANGE 1内的L121.1型机芯。不对称的实心银表盘宛如盛大舞台,汇聚夜光时间和动力储存指示,以及大日历显示、月相显示和日/夜指示,和谐协调。Lange 1 Moon Phase备有以下的表壳/表盘组合:白色18K金/黑色、18K玫瑰金/银白色和铂金950/银灰色。

1481521108218

1481521108484

Lange 1 Moon Phase 技术参数

机芯:朗格表厂自制L121.3型机芯,手动上链,符合朗格最严格的品质标准,手工精心修饰并组装;五方位精密调校;夹板和桥板由未经处理的德国银制造;手工雕刻摆轮夹板

机芯零件:438

宝石轴承:47

螺丝固定:黄金套筒8

擒纵系统:杠杆式擒纵系统

振荡系统:抗震平衡摆轮配偏心砝码;自制摆轮游丝,振频可达每小时21,600次,结合横向固定螺丝和鹅颈式杠杆的精准微调系统

动力储存:完全上链后可维持72小时

功能:时、分显示及具备停秒装置的小秒盘;动力储存指示;朗格大日历显示,附日/夜指示的月相显示

操作元件:表冠用于上链与设置时间;按钮用于快速校正大日历显示;隐藏式按钮用于校正月相显示

表壳尺寸:直径38.5毫米;厚度10.2毫米

机芯尺寸:直径30.6毫米;厚度6.3毫米

水晶和底盖:蓝宝石水晶(莫氏硬度9)

型号:192.029/192.032/192.025

表壳:白色18K金/18K玫瑰金/铂金950

表盘:实心银,黑色/实心银,银白色/实心银,银灰色

指针:与嵌块刻度18K黄金镀铑,夜光/18K玫瑰金,夜光/18K黄金镀铑,夜光

表带:手工缝制鳄鱼皮表带,黑色/手工缝制鳄鱼皮表带,红棕色/手工缝制鳄鱼皮表带,黑色

表扣:白色18K金针扣/18K玫瑰金针扣/铂金950针扣


任何公司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部分或全部,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特此声明。

表友天下 名表管家 – 广州友名堂展览服务有限公司

 

2016年11月29日 – 秒间精密  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腕表


近日,首批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铂金950腕表已交送至朗格全球专卖店及零售商。此表款于2016年日内瓦表展上推出,限量共100枚。朗格通过经典的整时器表盘、跳秒装置、恒定动力擒纵系统及归零装置,重新演绎引人入胜的科学天文台表。

1480384717993

具备跳秒装置的朗格怀表与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

十年以来,Richard Lange代表了一个不断壮大的腕表系列。Richard Lange系列恰如其分地将朗格的传统科学天文台表灵活改动,使之与时俱进。它以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的长子命名,特别向其致意。理查·朗格于1845年出生,并且子承父业,将当代物理学、化学、数学领域的最新观察,转化为多项创新技术。各项由他取得的专利,均能于表厂精心制作的怀表中体现。

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于2016年1月面世,为系列增添一款具备朗格经典怀表功能的腕表。全新研发的L094.1型自制机芯具备跳秒复杂功能(又名seconde morte),并搭载朗格专利的恒定动力擒纵系统。此装置运用轮系中跳秒装置的切换动力,为恒定动力擒纵系统的恒动游丝提供全新能量。在发条盒与擒纵系统之间的独立轮系中,恒定动力装置补偿发条逐渐减少的能量。这使腕表在长达42小时的动力储存期间保持恒定扭力及稳定振幅。

归零装置令腕表可迅速顺畅地与报时讯号同步。银灰色整时器表盘的顶部设有瞩目的秒钟圈,衬以直径39.9毫米的铂金950表壳,格调高雅。时钟圈与秒钟圈相交之处设小视窗,在腕表动力耗尽前十小时以红色显示,提醒佩戴者为腕表上链。

机芯内部经手工精心修饰,符合最严谨的朗格标准,而佩戴者则可透过蓝宝石水晶底盖,观赏机芯运作。五角星型零件负责控制跳秒装置,置于透明蓝宝石轴承下,并在经镜面抛光的末端部件之中运转。另外,3/4夹板的镂空处亦可令佩戴者观赏到恒定动力擒纵系统的恒动游丝,归零装置的杠杆、游丝、离合器亦清晰可见。

1480384718118

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与具备跳秒装置的朗格怀表

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简约无瑕的整时器表盘下,隐藏着三大技术特色:令腕表得名的跳秒装置,确保动力稳定的恒定动力擒纵系统,以及用于重设秒针的归零装置。了解这三大特征便为深入了解朗格L094.1型自制机芯结构提供基础。

跳秒装置

跳秒装置是朗格近150年以来的传统。1867年,萨克森制表先驱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创作了具备跳秒(seconde morte)装置的怀表。怀表具备大型扫式秒针,将一分钟明确划分成60步。秒针可启动、停止,但不可归零。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之子理查和艾米革新系统,于1877年为他们安装于3/4夹板上的装置申领专利,取名为“具备跳秒装置的秒钟机芯”。

2016年1月推出的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与原作具有相似的运作原理:在这个历史悠久的装置中,跳秒由急动长杠杆和星型齿轮控制,将每秒6次的摆轮振幅转化为秒针向前跳动一格的动力。

1480384718228

现代的跳秒装置

在透明红宝石轴承下运转的星型齿轮与擒纵轮心轴相连,与擒纵轮一同每五秒沿着轴心自转一圈。每秒钟,星型齿轮的一角会松开拉紧的杠杆,形成制表师所指的“突然跳动”。杠杆瞬间旋转360度,并由星型齿轮的下一个角掣停。此一系列动作令秒针精准移动一格。

1480384718306

朗格自制L094.1型机芯

恒定动力擒纵系统

主发条初始扭力大但末段扭力弱,对此形成的差异,朗格不懈的探寻解决良方。朗格研发出了四种不同的恒定动力传输系统,包括1994年开始采用的芝麻链传动系统,以及三种不同的恒定动力擒纵系统。

LANGE 31中的恒定动力擒纵系统,在31日的时间内维持每十秒间的相同扭力;Zeitwerk利用强力主发条,每分钟即时推进数字盘;而搭载于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中的恒定动力擒纵系统装置则发挥两大功能:补偿主发条盒逐渐减弱的动力,同时防止跳秒时振幅减少。此装置运用轮系中跳秒装置的切换动力,为恒定动力擒纵系统的恒动游丝提供全新能量,而擒纵系统则可透过轮系桥板的视窗欣赏到

。在发条盒与擒纵系统之间的独立轮系中,恒定动力擒纵系统补偿发条逐渐降低的能量。恒定动力装置的恒动游丝给予擒纵系统恒定的扭力,因而确保腕表在42小时的动力储存期间振幅稳定。自由摆动游丝一如恒动游丝同为朗格表厂自制,其与凸轮固定摆轮相互协调,确保速率稳定。

归零装置

归零装置最早于1997年装配于SAX-0-MAT型机芯中,如今经过改良,搭载于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内,附设由多个圆盘组成的离合器。其功用为运用较高的转动惯量,稳定大型秒针的运作,尤其于跳秒时突然的启动及掣停阶段。离合器亦可于重设秒针返回零位时分隔轮系。

1480384718399

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的归零装置

拉起表冠后,复杂的杠杆系统在瞬间启动三个程序︰掣停弹簧轻轻紧靠摆轮,将之固定,离合器圆盘则由夹杆分开,分开秒针与轮系之间的连接。

重设击锤接触心形凸轮,令其和秒针向零秒位置推进。当表冠按回原位,秒针便与轮系重新连接,摆轮亦随之解除固定,即刻重新摆动。


任何公司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部分或全部,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特此声明。

表友天下 名表管家 – 广州友名堂展览服务有限公司

 

2016年11月14日 – LANGE 1 TIME ZONE 蜂蜜金特别版问世


LANGE 1 TIME ZONE蜂蜜金特别版是朗格第六款运用18K蜂蜜色金这种独特表壳材质的腕表。朗格在2010年呈献“165周年”特别版腕表时,以全新专利材质制作三款截然不同的作品。第四款腕表RICHARD LANGE TOURBILLON “Pour le Mérite” HANDWERKSKUNST于2011年问世,至2015年再推出1815 “200th Anniversary F. A. Lange”。

1479087582819

2016年10月25日,来自德国萨克森州的朗格制表公司于上海玻璃博物馆举办LANGE 1 TIME ZONE 蜂蜜金特别版发布典礼,携手品牌在中国的诸多朋友共赴金色旅程,领略珍贵材质的全新魅力。为让现场嘉宾深入感受朗格对旅行意义与价值的独到理解,朗格特邀德国国家旅游局联手推荐德国境内的旅行目的地: 包括25个古典灵感之地与25个现代灵感之地,展现了德国在古典文化艺术科学以及现代工业艺术等诸多方面的成就。

在旅行中探索,在灵感中创造

15岁的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向当时知名的钟表大师古特凯斯拜师学艺,经过7年的专业培养后青出于蓝,以优异成绩完成学习。得到师傅古特凯斯的鼓励,阿道夫·朗格在1837年离开德累斯顿,通过旅行探索制表世界。他首先前往的是法国巴黎。在那里,他在制表大师永尼尔的钟表厂担任领班,跟随数名巴黎制表大师切磋高级制表技艺,同时在索邦大学研究天文与物理。三年后,阿道夫·朗格前往瑞士继续深造,最终于1841年重返家乡德累斯顿。数年间在旅途中学习与收获的丰富知识、经验、技艺及创作灵感,助就阿道夫·朗格在1845年建立制表厂,为萨克森的制表业奠下基石。由此,朗格深信“通过旅行探索世界,不停学习和感悟,因灵感而创造,贡献与塑造一个美好的世界”,是旅行的价值所在。

1479087582382

阿道夫·朗格的旅行地图

来自地方文化的灵感泉源

每一个地方都具有它独特的地方文化和历史故事,所传达出的人文信息皆有不同,种种都能激发创造灵感。本次活动朗格特别选址上海玻璃博物馆,呈现地方文化与灵感涌现千丝万缕的关系。前身为上海玻璃仪器一厂的上海玻璃博物馆,承载着上海玻璃工业发展的百年遗产及艺术文化,建馆的设计师得以启发,将玻璃为艺术主体,在大量保留建筑原有空间结构与细节的基础上,打造出玻璃艺术观赏性、互动娱乐性和再生创造性的玻璃艺术空间,务求将最生动的玻璃艺术与最精彩的生活呈现在公众面前。

探索新的地方,由心感悟,启迪灵感——正是朗格理想中的旅行。由此,朗格携手德国国家旅游局精心筛选和列举出25个古典灵感之地及25个现代灵感之地,借此激励大家透过探索这些象征着人类文明成果的德国地标,获得新的灵感。比如古典灵感之地,探索象征德国文学顶峰时期的地方如海德堡哲学家之路、席勒夏季小屋等,又或象征德国不同时期音乐成就的地方如森帕歌剧院、巴赫和贝多芬故居等;比如现代灵感之地,从德绍包豪斯学院校舍、红点设计博物馆等了解德国建筑与设计的发展脉络并启发灵感,又或参观德意志博物馆、梅赛德斯-奔驰博物馆等体验德国科技工业的显赫之处。

1479087582491

森帕歌剧院(德累斯顿)

1479087582585

红点设计博物馆(埃森)

朗格亚太区董事总经理顾叶松(Gaetan Guillosson)表示“朗格很高兴与德国国家旅游局合作,为大家未来可能的德国之旅推荐诸多德国灵感宝地。祝愿大家永不停步,在旅行中收获知识与灵感,丰富生活、创造美好事物。”

德国国家旅游局北京办事处首席代表李朝晖女士表示:“德国不论哲学、文学、音乐等领域,亦或是工业、建筑、艺术、设计等领域均有杰出成就,为人类文明的进步发挥了重要作用和深远影响。德国深厚的文化底蕴、追求领先的精神以及严谨认真的态度是缔造德国辉煌的基石。德国国家旅游局诚邀大家前往德国深入探索,了解其无穷创造力的根源。”

1479087582694

秉承阿道夫·朗格“永不停步”的格言,朗格为打造全球最杰出钟表这一目标不断前进,开拓创新。本此隆重发布的LANGE 1 TIME ZONE 特别版,由朗格品牌自行研发的特殊材质——18K蜂蜜色金制成,此种珍贵材质比其他金质合金更为坚固。其另一特别之处在于,在可旋转的城市圈上,欧洲中部时间以德累斯顿作标示,而非标准款式中的柏林。LANGE 1 TIME ZONE 蜂蜜金特别版全球限量100枚,仅于17家朗格专卖店发售。自2005年以来,LANGE 1 TIME ZONE便成为了LANGE 1系列其中一款最受青睐的型号,是环球旅行家的最佳伙伴。

1479087582929


任何公司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部分或全部,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特此声明。

表友天下 名表管家 – 广州友名堂展览服务有限公司